石油巨头难抵成本压力,美利坚联邦合众国相当

2019-08-05 19:55 来源:未知

6月1日起,天然气出厂基准价提高0.23元/立方米之后,工用、商用及车用气价也顺势上调。有人士发现,调价后国内部分地区的工业用气价,比美国的天然气价高出了一截。

如果将未来的工业用和非工业用天然气合并,并且对电厂、化工厂等大型用气单位实行可调节、可中断、鼓励使用多种能源的话,那么到了冬季,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国内民用天然气供应不足的问题。 中石油集团一位内部管理层近日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中石油希望调整定价方法,即将现有的工业用气、民用气等按用户来定价的模式改为统一定价。 期待工业民用气合为一体 上述管理层说,目前中石油向两大类用户供应:一是直供用户,二是当地管网。 直供用户目前包括了河南某铝业公司、金陵石化等少数企业。“我们也给苏州管网、上海管网等供气。这些管网公司下面还有上百家的用户。” 该人士谈到,对于天然气的定价方法,今后的走向可能会是“不分类”,即取消工业气、商业气和民用气。 目前,燃气用户的分类繁多。比如上海地区的工业用户就分为管网公司直供的工业用户、城市燃气公司供应的工业用户及营事团用户等,总计10类,每类的天然气价都不同。除此之外,还有民用燃气的用户,一些地区还对化肥企业制定了优惠用气方案。 “未来不一定要区分工业和非工业用气,大家的基础价都一致。”该人士称,虽然不区分需求方,但也应有“是否可中断、是否可以调节”的区分。 假设对一家电厂的天然气供应可以中断或者可以调节的话,作为上游企业而言,负责的输送成本将会降低。 谈到“可中断”,该人士举例说:比如一个电厂一年使用5亿立方米的气,但在冬季时该电厂用户可以停下来,中石油会减少采气、存气的成本。 否则冬季时中石油既要供给电厂,又要保证居民用气,那么在天然气储备上可能会做一些不必要的投入。 所谓“可调节”,则是指当天然气需求较高时,电厂不一定选择停用气,它可以降低50%的天然气使用量,用第二燃料来补充。 “使用天然气的电厂可以算算,它4个月用重油、8个月用天然气的能源成本,说不定比12个月全部使用天然气更低,而且也减少了供气和运输的成本。”该人士设想道。 他还谈到,现在的天然气统购统销模式使中石油对某些终端用户的用气情况掌握不全。 “中石油先供应给某个城市燃气公司,燃气公司下挂着电厂。虽然该电厂可能有每年5亿立方米的使用量,但其是否使用了5亿立方米、用气高峰时该电厂是否停下来,中石油并不清楚。” 但如果中石油能直供的话,那么使用情况则一目了然,这种做法更加公平公正。 当然该人士也称,在不分居民和非居民用气的情况下,如何对困难用户进行补贴也很重要。 中投证券研究员芮定坤表示,实行统一定价、不给优惠的做法可能给化肥企业带来一定困难,毕竟以前化肥企业所享受的天然气价格较便宜。 海外气价与国际原油价格直接挂钩 不管未来工业和民用气是否会真的合二为一,天然气价的继续上涨趋势将更加明显。这与海外天然气的定价机制有关。 我国已有来自土库曼斯坦的海外天然气。 此前本报曾报道,从土国引入到中国国内边境的气价估计为2元/立方米左右。 前述中石油管理层指出,一般而言海外天然气价与原油价格挂钩。 “首先,买卖双方会确定一个初始定价,比如按60美元来确定。也有按50美元或者35美元来定的。但国际通行的做法是在60美元/桶的价格上。但我不能说我们的定价细节,这是保密的。” 他表示,随后再于初始定价上继续乘以70%或者80%左右,这就是海外气的价格。 但国金证券研究员刘波表示,由于海外天然气价有可能随着原油价格的变化而变化,因此在国际原油价格高企时,气价也会提升,这对于需求方来说就不利,可能会导致中国国内天然气价的进一步上涨。 这种可能存在的上涨趋势,是基于我国现有的天然气供应模式而来的。据记者了解,不管是海外气,还是陆上气,都会通过西气东输管道混合,再送到用户手里。因此,未来的终端气价肯定是取决于国内和国外两个气源成本。 此前的6月1日,就因为国内天然气价偏低,因此发改委对陆上天然气出厂基准价做了提高,提价幅度为24.9%。 刘波也指出,海外气价与原油价格挂钩也存在有利的一面。在原油价格比较低的情况下,需求方也可获得便宜的天然气产品,这对国内天然气的整体涨幅会起到很好的抑制作用。

石油巨头难抵高成本压力油气资源朝向市场化推进面对新一轮的冬季用气高峰,国内天然气价格“涨”声一片。而有所不同的是,此次业内人士的关注焦点从工业用气转到民用用气上来。近两年来,国内工业用气已有过数次提价。资料显示,距离我们*近的一次是在今夏。刚入7月,四川便将工业用的气价上调了10%。迎来8月,新疆则将天然气售价上调1.3%。而在这样的背景下,北京在9月1日将非民用天然气价格统一上调0.15元/立方米。工业气价的调高,无疑影响到民气。两个月前,上海、深圳等数个城市相继举行民气调价方案听证会,欲调高气价。而去年底,国内民用天然气价格则上调过一次。当时国家发改委宣布,各油气田供城市燃气用天然气出厂价格每立方米提高50-150元。一个月前,国内有媒体对外报道称,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大巨头以“国内气价太低、不利于提升企业生产积极性”为由,一起向国家发改委提交有关方案,申请天然气再次涨价。而当时记者曾就此事致电中国海油,但对方予以否认。事实上,目前国内民用天然气消费量呈逐年递增趋势。据统计,6年多以来,国内天然气消费量年平均增长20多亿立方米,增长率接近10%。而去年国内天然气消费量达到479亿立方米,其中城市燃气占总消费量的32%,比化工用气高了2个百分点。11月9日,在第二届中国天然气国际峰会上,发改委能源局石油天然气处相关人士对外明确表示,一段时间以来,国家正在研究天然气价格政策及天然气利用政策,已经计划提高天然气的价格。值得关注的是,事隔5天后,中国人民银行在对外发布第三季度货币政策报告时说,天然气、石油、煤炭、水、电等资源性产品的价格改革将加快推进,并预计这些资源性产品的价格将陆续上调。据业内人士分析,即将出炉的民用气价调整方案,将可能在原有基础上上涨5%,但*多不会超出10%。而对低收入人群的影响,发改委也将予以全面考虑,并采取相关配套的措施。作为利益集团,三大石油巨头与此次天然气即将提价不无关联,有媒体甚至认为是它们直接的导演人。而一位*在私底下告诉记者,受全球气价谈判的压力,国内低价天然气导致需求不断增加和能源企业承受高成本压力,是三巨头迫不及待要求涨价的真实原因所在。此次天然气即将提价被视为加快国内天然气价格与国际步伐接轨的重要措施。作为战略物资,国内的油气资源也正逐步向市场化过渡和推进,而这对架构未来我国油气安全战略不可或缺。价格是晴雨表,应遵循市场规律。有业内人士提出质疑:目前以三大巨头利益为核心的天然气定价机制,没有客观地反映出国内百姓的消费水平和承受能力,也没有完全考虑到与油气价格紧密相关的行业、企业的实际需求。

一家知名外资化工企业的内部高层昨天告诉记者,上海今日对非居民天然气涨价0.39元/立方米的消息一公布,他们立刻作了测算,结果发现,上海工厂所用的天然气价已高于北美工厂,这对上海厂的竞争力会有较大影响。

这家外企的基地设在上海西面的一个化工园区内,提价后,其天然气采购价为2.57元/立方米。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今年4月美国的商业用、工业用气均价,折算后为1.8元/立方米和0.985元/立方米,比上海、北京等地的部分工业用户价要低一些。

东方证券6月底的研究报告也能看到,4月到6月期间美国的气价仍在低位徘徊,并没有大幅上扬。

“美国现在的工业用天然气价确实要比中国低。”易贸资讯分析师王佳媚告诉本报记者,美国气价较低有三个原因:第一, 与美国非常规气(煤层气、致密气和页岩气等)的大量开采和生产有很大关系。据《中国能源报》报道称,美国2010年将开采510亿立方米的页岩气,占美国当地天然气开采总量的10%。

第二,金融危机导致了美工商业用气需求的不足,因此这种区域性、无法形成全球交易的能源产品价格走势在北美就一直很低迷。如果回到3年前,美国天然气还在高位,而中国天然气价尚未提升,那么当时美国工业用气价实际上要比中国更贵。

2005年年底、2008年6月是美国工业用气价的两段峰值,当时气价分别为2.33元人民币/立方米和2.72元人民币/立方米。而上述那家外企若当时也有工厂在上海运营的话,其拿到的气价约为2.18元/立方米,要比美国便宜。

不能忽视的另一点在于,较充分的天然气竞争格局也为现在的美国创造了一个较低气价的环境。

去年美国用气量为6亿吨,仍然保持世界第一大天然气需求国的地位。在美国,年产气30亿立方米的生产商有30家,中小型天然气厂商达8000多家。有50万用户以上的天然气管道企业则为38家。

为了防止垄断,美政府规定天然气管道输送气企业要签订100%的合同气,这样能防止生产商与管道商合谋垄断天然气市场。但在国内则相反,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控制了几乎全部的陆上与海上的天然气生产井、70%以上的跨省天然气管道。

当然,在美国还有一个现象——民用气要贵过工商业用气,而中国民用气比工商业气更便宜。

根据测算,美国私人住宅用气在今年4月的用气价约合2.28元人民币/立方米,比北京等地的民用气要贵一些。因此,中国工业用气价的走高,能在某种程度上缓解民用气的涨价压力。

国内不少用气企业,正在想办法减少气价上涨带来的影响。

宝钢集团某子公司的能源部门负责人就告诉本报,提价后,公司的成本直接增加了近8000万元,“在该企业的整个能源成本中,如果不算煤焦采购成本的话,天然气的成本占比高达30%到40%。”

他表示,公司打算直接从上游——中石油集团那购买一部分气,以节省一些费用。

而在美国,不少企业遇到天然气涨价时,会首选转用其他燃料,这样做不仅能促进气价的下降,也能间接逼迫天然气生产商想方设法寻找非常规的、便宜的天然气。

“但中国现在很缺气,不仅要引入更多的天然气,而且商业和工业用气也会继续提价,这种价格杠杆模式可能会长期存在。”国金证券研究员刘波强调。

2010年中国的天然气实际需求大约在1100亿立方米~1200亿立方米,缺口为200亿立方米。到2020年,需求将递增到3000亿立方米左右。

TAG标签: home—必发88
版权声明:本文由home—必发88发布于必发88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石油巨头难抵成本压力,美利坚联邦合众国相当